王石:不要在我面前说“大数据”-数据分析网

以下为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出席第三届外滩国际金融峰会的演讲实录:

“第一”出现在中国是理所当然的

这几年我在美国、在欧洲、在各种场合来介绍我的身份时,别人都会说这位是目前世界最大的住宅开发公司的创始人,我就马上告诉他,目前来讲,全世界排名前十位的全是中国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巨大,所以中国将来产生一个世界最大的,一点不出奇。

09年我参加哥本哈根会议气侯对应变化大会的时候,当时中国碳排放是排第二位的国家,当时会议就已经非常明确地预见,两年之后中国碳排放会在第一位,远远超过美国。几年过去了,果不其然,现在污染最厉害的是中国。

所以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市场的巨大,中国在全世界的影响,“第一”出现在中国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时我们应该想想,我们对世界的影响力,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中国开始主导世界:不要忘记责任

我觉得在传统企业转型当中,复星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从房地产、医药、钢材,应该说是一种多元化发展,最后再通过跨国经营当中走向了金融或者叫“金控”,我非常看好郭广昌。

我们都是做传统行业出身,慢慢走到这一步的,虽然现在走出国门,我知道我们的主战场还在中国,但是国际舞台和中国市场结合起来,那真是不得了,中国人非常聪明、非常勤劳、非常能吃苦,甚至可以总结说,什么叫企业家,什么叫领袖,就是以苦为乐的。

以中国人这样的气质,只要给了他机会,有这样的舞台,21世纪说是中国的,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应该记住,我们要开始谈对这个世界的责任。不要相信只有盎格鲁·撒克逊的后代可以主导世界,既然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就应该让龙的子孙,龙的后代在世界上崭露头角,但是要记住我们的责任。

万科向技术型企业转型 机器人保安投入市场

我作为一个传统企业的董事长,在目前转型的情况下,该如何考虑呢?去年恰好是万科的30周年,我们从2013年的8月份一直到2014年的12月份,用了16个月的时间制定未来十年的计划,应该说时间很充分了。但是到了2014年的12月28号,我们要公布未来计划的时候,定在10点公布,但是8点的时候,万科的团队和麦肯锡的团队还在改稿。

什么意思呢?我们用了十六个月的时间还是没有想好未来十年应该怎么发展。但是我们解决了一个问题,这十六个月的时间是上下充分沟通的,在各种对话、交流之中,至少我们弄清了当下的困惑和遇到的难题是什么。应该说未来十年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现在还是描述不清,但是有两点是清楚的。

第一,从制造型向技术型转型,现在已经到所谓的工业4.0时代了,实际上我们还要解决2.0的问题,传统企业的技术和工业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第二从销售商向服务商转型,这点也是非常清楚的。

现在万科拥有4万员工,预计未来的第十年,员工人数会突破一百万,不要一说劳动密集型企业就是郭台铭,万科也将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企业。但我们知道,到未来第十年的时候,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不要说进入老龄化,就是今天像万科这样的传统行业,很多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干。到未来第十年,我们缺少多少人呢?预计会缺少40%。

怎么办呢?只有上机器人,很多人笑说40%的劳动力将用机器人代替,在刚过去两个礼拜的深圳创客大会上,相当一部分展品是机器人,但是很多机器人模型不能动,万科去参展的是无人驾驶汽车,当然无人驾驶汽车研发的时间不是很长,从制定到研发只是三年时间,但是无人驾驶汽车是可以开动的,预计明年万科的夜间巡逻保安机器人就会投放市场。

万科向技术转型是必然的趋势,无意当中万科这么多年搞住宅产业化,搞绿色建筑,白领六千人一半以上是工程师,实际上万科的技术属性已经比较明显了。万科要解决未来城市的垃圾问题,微生物技术、转基因技术将是万科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实际上现在深圳的前海,万科投标中的企业公馆做的是对整个前海的配套,我们本身也有对污水的排放,湿地保护这方面的投标,万科正因为掌握这方面的技术,我们处于领先地位。

不要在我面前说“大数据”

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在说互联网 ,互联网 1,互联网 2,互联网 3,当然还有云计算,大数据。我在万科集团的例会上,非常明确地说,你们之间怎么谈我不在乎,但是请你们不要在我面前说“大数据”三个字。大数据和我们有没有关系?当然有关系。但是作为传统行业,我们数据还不全的时候,我们谈什么大数据呢?

互联网时代和万科有没有关系?当然有关系,你们不是在谈互联网 吗?我说我们来谈“ 互联网”,传统行业如果不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你会被淘汰,你不是被互联网 的企业淘汰了,你会被你的“同行互联网”淘汰掉。就像到了电话时代你不用电话,你不是被电话公司淘汰,你会被使用电话的同行所淘汰。所以在转型当中,我们应该清醒。

中国企业缺失工匠精神

中国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企业都缺少一种东西,就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再看得起的日本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本身在中国是有的,但是现在我们缺失了,这种精神驱使人们精益求精,把一个产品当成艺术,当成生命去做,如果没有这种精神,中国企业大了也持续不了,而且大了可能反而是一个灾难。

作为一个传统企业,万科从五年前制定了“千人亿计划”,就是一千名工程师,花一亿人民币送到日本去学习,一次一个月;执行到第三年开始制定第二个“千人亿计划”,就是把一千名经理用一亿人民币的成本送他们到日本学习;第四年我们有了第三个“千人计划”,就是把一千名服务人员送到日本学习。预计随着万科的人员增加,我们会有第四个,第五个千人计划,继续送更多的人到日本学习,这是最基本的,可以说我们和日本的技术可能差距是十年或二十年,但是我们治理企业的这种文化精神,差了很多。我觉得尤其是我们进入近代之后,我们被西方打开了国门,失去了自信,变得虚无主义,不再坚持中国文化很多传统的东西。我们真正大了之后,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危险是非常大的。所以在这里,我非常敬重广昌在发展当中,在他的公司推广太极拳。郭广昌就是中国的郭广昌,马云就是中国的马云,我们需要让一种新的文化,东西文化的结合往前走。

股市震荡万科为什么不停牌?

比起西方的公司,万科的时间还是很短的,但是就中国改革开放来讲,万科算是老公司了,我也来谈点在这次股灾当中万科的一点体会。

很有意思,我非常感谢2008年,08年之后万科是一个上市公司,08年之前,我们两年不到扩一次股,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万科在08年之前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效率是最高的,一直在融资,在扩股当中,融资对万科起到一个助推器的作用。但是08年之后不给房地产公司扩股了,怎么办?万科要发展,08年之后万科的发展没受到影响,一直发展到今天。

很简单的一个秘诀就是合作,万科现在90%的项目是合作的,也就是自己做的项目只占到10%,通过合作,万科现在不缺资金,当然作为上市公司,这次开了之后,我们也想扩股,但是对市场评估了一下,感觉现在牛市是在吹的,管理层的意图非常明确,以至于到最后各种放放放以后就是空,我们经历最痛苦的就是高价发行了股票,最后股价跌下来了,我们的中小股东、战略投资者非常难受,所以这一次我们非常清楚,有扩股机会我们还是要看一看。

扩股到今天,我们不缺钱,帐面上500亿,所以我们说即使现在给扩股机会了,我们也决定先不扩,看一看。一旦突然发现股价下来之后,我们即刻就申请了100亿的回购计划,尤其是这种下跌的时候,很多公司都停牌,我们不会停牌的,即使有一天我们跌了百分之八点几,我们知道在公司需要平仓的时候,需要回笼资金的时候,万科是流动性非常好的股票,我们不会停。

这就是在这次市场变化的时候,万科的态度,而且这时候我才发现万科变了,上市不上市对我们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万科已经不用靠扩股、上市来进行扩张了,但不等于说万科将来不会扩股了,只是突然发现经过08年这样一个转变,万科的性质已经变了,这种性质的变化就在于我们已经完全是依靠市场的资源组合往前走。可以这样说,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典型,有30年历史的万科,现在才仅仅是开始,未来可预期的空间太大了。

“国退民进”的时代开始

从企业的发展来说,靠挖坑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开始进入白银时代。今年大家突然发现万达和万科战略合作了,很多人说万万没想到,为什么万万没想到万达和万科合作呢?很简单,我们先说万科,我们的住宅开发,社区向城市配套发展,住宅是我们的轻资产,盖了就能卖,突然进入商业地产、写字楼地产,第一,你不能盖了就卖,要出租,这方面我们不是很熟悉,这种商业资产对万科是重资产。

万达恰好是倒过来的,商业地产它也不是卖,是租,但是只要一开始它即刻就能组织,你知道你的租金收入是多少,知道客流是多少,商业地产对万达是轻资产,但是和商场配套的住宅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卖的不尽如人意,住宅对万达是重资产,这两个公司为什么不合作呢?它的重资产在我手上就是轻资产了,我的重资产在它手上也是轻资产了,所以这已经成了新发展当中重新整合资源的过程。

我记得很多年前都在感叹国进民退,国有公司占据资源,当时我就说,当下一拨“民进国退”的时候,你能做好准备吗?我们看到现在的趋势是不是到了一个“国退民进”的新时期呢?你做好了准备,大发展的机会就是你的,谢谢各位!

(演讲者为万科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