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数据服务商G7获4500万美元C+轮融资,将扩展整条供应链场景

文章摘要数据的力量。

物流数据服务商G7(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今日宣布已完成 C+ 轮融资,金额 4500 万美元,由新加坡投资机构淡马锡资本、腾讯和钟鼎创投投资。这是腾讯继去年5月 领投 3000 万美元之后的第二次投资,也是钟鼎第四次为 G7 注资。我国 3000 多万货车司机中 95%都是个体户,中小货运车队老板数量超过 100 万个。过去车队管理工具大多只面向大企业,分散的小车队至多会用较为简单的 GPS 来施行管理。而成立于 2011年 的 G7 通过物流公司、车队向货车布放智能硬件,以毫秒为单位收集卡车的各项数据,从而让货主、物流公司、司机三方在运输管理过程中信息透明,最终形成完整的货车数据体系,扩展出油品、路桥、保险、信贷、融资租等增值服务。

G7 CEO 翟学魂认为,虽然公路上是司机在开车,但承担风险与责任的是物流公司,而对货物最为关心的则是货主。面向后两者对于车辆的管理需求,G7 从最细化、日常的货车切入。

G7 智盒其实就像是货车的 “可穿戴设备”,它通过 GPS、陀螺仪和对接车辆零件来实时获取数据,经过筛选后上传到云端,计算后输出符合物流场景的数据与指标。具体而言,G7 智盒可以获取货车的位置、速度、时间(通过 GPS),姿态、路况、颠簸程度、有无急刹车等(通过 6 轴陀螺仪),发动机喷油状况、温度、湿度、气压(通过车辆接口),目前 G7 已经绑定了 20 万辆货车,每天产生的数据达到 T 级,用户可实时获知区域热点、货物安全、温度、出发、装卸、到达,签收等数据。

G7 最早面向大企业客户,翟学魂称中国超过 500 台车的物流公司(德邦、佳吉、华宇、顺丰、中通、韵达、中铁快运、DB、DHL 等)几乎都是 G7 的客户,货主端不乏华为、蒙牛等制造型企业,G7 帮助连接客户所有运力,数据化运力采购、运营、监控、结算的全过程,实现端到端可视化。比如顺丰的所有外包车辆都在 G7 平台上,通过 G7 管理每日3000 多条卡车航班线路,可大大节省人工记录的成本。翟学魂告诉 36 氪,中国 90%的卡车航班都在 G7 平台上,线路达到 5 万多条。

同时于去年下半年开始,G7 通过移动端产品 “G7 手机管车” 开始接触中小客户。除了管车之外,G7 也能用于为司机结算工资,原来司机拿一大堆单据回来对时间、领工资,繁琐且容易出现纰漏,现在车队老板通过手机便能准确获知信息。

以车辆数据为基础,G7 又开始聚合银行、保险、油品、ETC 等伙伴,通过深度集成提供金融服务。翟学魂告诉 36 氪,一些发达国家没有 ETC、金融服务发达,相较于国外的同类产品 G7 有着更多的金融服务开发空间。

G7 的 ETC 服务可以先过路后付钱、全国联网、过路打折,减少随车携带现金风险,缓解资金压力,并提供电子账单,同时消费、充值免圈存。其信贷产品 “微路贷” 用于 ETC 记账卡还款,按天计息,可允许三个月贷款期。

此外,G7 还在全国开设服务门店,并定期组织线下活动。

翟学魂向 36 氪表示,本轮融资之后,G7 希望从卡车运输拓展到供应链全环节的数据监控,比如仓储、货物交接、集装箱运输等场景,让数据横向扩展。

目前 G7 按车辆每日计费,不过主要是面向大客户收费。其实不难发现,物流网络管理的核心在于数据,车货匹配、TMS 等模式都是希望借助产品收集货运数据从而再做增值服务,而菜鸟则干脆称自己为数据公司。G7 通过其平台上汇聚的数据可以间接的反映商品流动的 “晴雨表”,不过如何将这个量级的数据用于落地应用还需思考。

国际市场上可对标的竞品不少,比如美国的 Navman wireless、Mix、Omnitracs、Telogis,爱尔兰的Fleetmatics,以及印度的Rivigo

G7 CEO 翟学魂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常务理事,高级物流研究员;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物流专业仲裁员,曾于 2006年 获得 “中国物流行业十大风云人物” 称号。目前 G7 在中国有近千名员工,大概 60%以上为互联网、硬件及软件开发人员。

本文采用「CC BY-SA 4.0 CN」协议转载自互联网、仅供学习交流,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作品、版权和其他问题请给「我们」留言处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