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我们应该如何利用大数据反击?

摘要:“ISIS恐怖袭击”“雾霾袭城”这样的事件在社会上引发了“心理危机”。如何才能有效抵御这种心理上的“恐怖打击”美国一家非营利组织利用智能手机和大数据切实帮助到了许多面对着“心理危机”的人。

数据显示,在所有曾有自杀倾向的高中生中只有2%的人尝试过拨打紧急事件的热线电话进行求助。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余98%的人不想告诉别人他们面临的问题、不想去寻求帮助,只是因为当时在他们的生活中缺少能让他们“舒服”地吐露心声的机会。

一家叫Crisis Text Line(CTL)的非盈性组织一直致力于培训志愿者,让他们有能力在他人的“危机关头”,以短信的形式对其进行精神支持。

144902221359087100

图:CTL网站页面,它可以就日、周等单位对“危机发生”进行分析

最初,CTL帮助的对象都是青少年或者20来岁的年轻人,处理的都是他们所面对的“青春烦恼”。而现在,求助者的年龄跨度越来越广,他们的心理问题也多种多样:心情沮丧、药物滥用、自残行为、心理孤僻、饮食失调等等。每一个存在这样问题的人都可以拨打这个电话:741741,他们能够在任何时候得到CTL的志愿者的帮助,让自己从不稳定状态中冷静下来。

CTL创建于2013年8月,当时并没有任何营销运算,也没有引起公众关注。但就在今年的11月9号,他们处理了CTL的第1000万条信息。这足以显示它巨大的需求量以及存在的必要情。的确,就2010年而言,全美患有心理疾病的成年人数就有大约4590万人,心理疾病成了比癌症、糖尿病、心脏病更为常见的疾病。

CTL服务的便捷性,在人们与心理疾病以及那些容易造成危机的行为作斗争上十分关键,另外,将帮助形式从语言交流变为短信沟通将带来更多实际好处。很多人都不愿和别人当面交流讨论自己的情况,这种短信形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他们在吐露心声时感到的压力与不适。特别是当人们在需要帮助时,恰好在公共场,或者在非独处环境的家中(身边可能有粗暴、不通人情的父母或伴侣)的情况下,短信求助显然是一种更加私密、安全的方式。

上述的优秀特质只是CTL的变革性的冰山一角,正因为此模仿它的社会机构趋之若鹜。CTL的前身是DoSmoething.org,它旨在帮助年轻人组织为社区造福的相关活动,比如为孤儿们捐衣服,或者向苹果公司建议设置不同肤色的emoji表情。

当Nancy Lublin,DoSomething.org的CEO意识到传统的求助热线并不适用于当代,这一代人更喜欢通过短信交流。在将CTL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分割出去时,Nancy雇佣的第一个员工是首席技术顾问,第二个是首席数据分析师。

总之,Nancy是在用企业家思维去经营这个项目,希望通过技术来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从一开始,Nancy就意识到CTL可以通过分析机构的数据资料来给每一个短信交流者提供最好的帮助。她也意识到技术支持和大数据分析能够让她的小团队更好更快地开展业务。

CTL的短信交流方式使对话内容可以被用来做数据分析,于是它很快就建成了一个被New Yorker杂志称为“独立的心理疾病数据库”的数据资料库。并且,随着用户基数的扩大(举个例子,现在求助者种中年男性的占比上升至10%),他们的数据库正变得更加综合。

就像New Yorker解释的一样,CTL已经清楚知道了到“晚上八点沮丧的人最多,十一点焦虑的人最多,凌晨四点自残倾向最严重,五点滥用药物情况最严重”。另外,它们的软件系统可以通过求助者的短信关键字来匹配志愿者,同时也可以替求助者和当地的相关服务机构取得联系。

144902234595469100

图:有自杀念头的人数在一天不同时间上的分布

14490224729756600

图:CTL还可以显示的两个要素的相关性,比如自杀曲线和压力曲线的在某些时候走势是雷同的

144902248680978200

图:面临某种危机的人常用的前50个词,“压力危机”人群常用到“学校”“没能”“不能”等

和其他技术型企业一样,建立在数据分析基础上的CTL也可以通过及时追踪调查不同治疗手段的效果,来持续更新和改进他们的治疗方案。

当Nancy向我介绍这些理念时,我立即决定向CTL投资,因为它和那些优秀的硅谷创业公司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它有一个拥有很多公司领导经验的优秀的企业家创始人(Nancy除了担任DoSomething.org的CEO之外,还创建了Dress For Success——一个迄今帮助了85万女性实现经济独立的非营利机构。)此外,CTL还拥有清晰的产品设计、市场需求,和可扩展的技术方案。至今为止,CTL在市场运作上没有花一分钱。它的客户都是通过它良好的口碑找到它的。

尽管CTL是一个并不急于扩大市场影响力的机构,但事实上,迄今为止依旧很少有硅谷的创业公司能像它一样在这么短时间内创造如此巨大的影响力。CTL不仅仅在帮它的客户节省时间和金钱,它还在拯救他们的生命。同时,因为CTL愿意同研究所、记者、警察部门、学校和其他政府机构分享他们的数据,它也在推进着整个行业系统的前进。

当CTL一直在扩张来满足市场需求时,我希望其他技术产业能支持它,并从中得到启发。

现在,我们对那些大型互联网企业如Linkedin, Facebook, Google, Amazon, Airbnb等已十分熟悉。它们改善了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职业发展规划和日常工作生活。

风投家的目光、媒体舆论和公共话题都聚焦中在“下一个商业奇迹”上,但科技驱动的初创企业也可以在推动社会变革上大放异彩,尽管这些很难商业化,数据分析,及时的反馈机制,网络智能都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正因为很多如Nancy这样的企业家们的贡献,我们正在将很多不可能变为可能。

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我们应该如何利用大数据反击?

作者: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

编译:LinkedIn领英

本文采用「CC BY-SA 4.0 CN」协议转载自互联网、仅供学习交流,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作品、版权和其他问题请给「我们」留言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