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据分析网首页
  2. 大数据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第一回第二节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统计不显著

Chapter I – Hello World – Part II

在那一分半钟里,我做了如下事情。首先,我取出了储存于服务器端几十万对情侣的资料,对于每一对情侣,计算出他们之间的互动信息统计数据。然后把这些数据放到一个高维空间里面,每一个维度都是一个统计量。几十万对情侣最终的结果——分手还是在一起——被标记在了代表他们的数据点上。之后——最关键的一步——我用了支持向量机这个方法,将那几十万个数据点用高维空间里的一个超平面分割开来。这个超平面,等于是宣判书:超平面的一面,意味着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另一端,则预示劳燕分飞的结局。接着,我将欧阳墨和贾璐两人的数据同样放到这个空间里面,区别在于,事先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结局如何。

当欧阳墨和贾璐的数据被放置在那星星点点浩如烟海的数据点中时,我在心里笑了。那个数据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分手的那一侧,并且离那决定命运的超平面相当地远。也就是说,按照支持向量机的结果,欧阳墨和贾璐的恋爱关系,已经有名无实、行将就木、无力回天了!

如果要用通俗的语言解释方才发生的一切,可以打个比方。我手边有一堆刚晒干的香喷喷的新鲜花生,又有一堆已经被虫子蛀坏了的烂花生。我拿来一个碗,撒了一把新鲜花生在里面,又撒了一把烂花生在里面。然后,我往碗里倒了一杯水。鲜花生因为密度比水大,沉在了碗底,而烂花生因为被虫子蛀空了,从而飘在了水面上。于是我们知道,但凡沉在碗底的都是好的,但凡漂起来的都是坏的。这时候,我拿来了一颗不知是好是坏的花生,pia叽一声扔到了碗里——发现它漂在了水面上。因而我们断定,这是一颗烂花生。

服务器中成千上万对情侣,就是那一颗颗的花生,那一杯水,便是那区分好坏的超平面,而欧阳墨和贾璐二人的关系,则是那颗被揪了出来的烂花生。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多做了几步计算,考虑了数据的噪音,对几个变量做了控制,尝试加入和剔除了一些维度,又换了几个稍微不同的Kernel function。除了有少许变化,基本上结论是一致的。而这如此大规模的计算得以在短短一分半钟内完成,完全得益于杨潇服务器上企业级的并行计算架构。

“大叔?”

“什么?啊,哦,对不起,我一哥们儿的邮件。”我从App里回过神来,顺口说道。我反应还是相当快的,当年在辩论社毕竟没白待。“那个,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嗯……”小姑娘扁扁嘴,“我想先听坏消息吧。”

“……我还是先告诉你好消息吧。”我怕她崩溃之后一走了之,我这大半个小时可就白搭了。“你可得沉住气啊。”

小姑娘拼命点点头。

“据我测算,你的意中人和他女朋友的姻缘,似乎正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

小姑娘一下子愣住了,微微张开嘴,嘴角动了动,似乎在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面前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笑。

“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关系便会走到尽头。但这具体什么时候会发生,我也说不准,可能是几天,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年。”

“没关系,我可以等!”小姑娘忽然蹦出来一句,眼里闪烁着光芒,“我愿意等!哈哈!”

这时她才终于笑了出来。起初是咯咯地笑,接着变成了倒在闺蜜怀里的哈哈大笑,笑到最后眼角甚至流出了泪水。

要不要这么胸无城府啊!能不能偷着乐啊!再说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随便讲两句就能这样死心塌地地相信啊!她闺蜜看着她歇斯底里地笑着,瞪了我一眼,意思是你要是敢骗她老娘直接一脚糊你脸上。

我看着小姑娘毫无掩饰的笑容,忽然想起了李嫚。

李嫚的笑容也是那样纯净无暇,肆无忌惮。

我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不过,你可别太高兴。还有一个坏消息呢。”

小姑娘一边用手背擦着眼睛,一边抖着说:“没……没关系,我现在什么都可以接受!”

“这个我怕你还真接受不了。说实话,你和欧阳墨之间的默契程度太低,即便他和贾璐分手,你和他在一起的概率也不大。”

小姑娘忽然就不笑了。“为什么?”她诚惶诚恐 地问道。

事实上是因为我把余苗和欧阳墨的用户资料做了一个比对,把二人的数据映射为两个高维空间中的向量,然后计算向量之间的夹角。夹角越小代表向量越相似,越大则越相异。而余苗和欧阳墨两人向量的夹角是……173度。

这两人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好吗!

我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跟欧阳墨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那就是文科生和理科生意识形态上的差别。你看,你想谈哲学,他跟你谈科技。你想谈科技,他跟你谈投资。你想谈投资,他跟你谈人脉。你想谈人脉,他说,这是个哲学问题。你们先天气场不合,合盘上刑冲太多,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小姑娘的心情像正弦曲线一样,又跌到了谷底。我不忍心她心情大起大落太难受,也为了增大我这笔交易收益的期望,安慰她道:“不过,后天补救的方法,也不是说没有。只是格外困难罢了。”

她一下子正襟危坐起来,做出一副汉文帝见了贾谊的样子。

“方法么,就是告诉我你家的银行密码……这位小姐,你的幽默感给狗啃了啊?”看着她闺蜜“终于露馅了!”的表情,我没好气地解释道。

她闺蜜又要发作,被小姑娘一下按住,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得意洋洋地乜了她闺蜜一眼,对小姑娘说:“首先,最重要的一个方法就是,你要努力尝试增加你们之间的契合度,加强二人相互的感应。例如,他作为一名理科生,对科学技术自然格外关注。那么相应的,你就要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简单一点的,多转发一些智能手机性能评测,诺贝尔奖得主的生平八卦。更高级一些的,选修一两门专为文科生开设的科技史,或者社交网络这样的人文物理交叉学科,提高自己理科方面的姿势水平。”

小姑娘一听到物理,眉头就皱了起来:“哎,我一看到公式就头疼……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学理科了。大叔,是不是学文科的人比学理科的人傻啊?”

我没想到她竟然自怨自艾起来。“是不是欧阳墨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小姑娘点点头。

“那是他无知傲慢。”我做了个严肃的表情,“你千万不可妄自菲薄。术业有专攻,他有他的数理化,你有你的文史哲。没有哪门学问就比别的要高端大气上档次,金融也好,考古也罢,都不过是一门学问。任何一门学问,只要做到极致,成为大师,都是令人景仰的,不信你可以看看陈寅恪先生和季羡林先生。切不能因为爱而邯郸学步,迷失了自我。”

小姑娘掏出手机,非常认真地记下了这句话。她闺蜜本来气鼓鼓的,听到这儿也愣了一下。

“你可以多发挥自己的特长,让他也感受到你的强大,在这中间,巧妙地引入他感兴趣的话题,来一个请君入瓮。比如,作为国际关系专业的学生,不妨谈一谈气候决定论和技术决定论,讨论小冰期的到来对于罗马帝国衰亡的加速作用,分析一下航海技术对今日世界格局的深刻影响。”

“这都是我们课程论文啊!”小姑娘一下子茅塞顿开,“这个我可以的!”

“孺子可教!”我称赞道,“建立你自己的气场,让他进入你的领域,相信他行星的运行轨迹,一定会受到你引力场的扰动的。”

“嗯!”小姑娘粉拳一握,做出个坚定的表情。

“第二点嘛……稍微有些微妙。你要仔细体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豁出老本了。

“好!”

“你切不可太过急切地表露心迹,在他面前,一定要平常态、平常心。”

“为什么呀?”小姑娘有些迷惑,“喜欢一个人,不是要大声地告诉他吗?”

我笑了笑,“所谓看菜下饭,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第一,他们毕竟没有正式分手,你要是表现得太积极,会被人扣上小三的帽子。那时你就万劫不复了。”

小姑娘又记下了这句话。

“第二,作为一个男人,我很负责地告诉你,男人通常对太容易到手的女性不太珍惜。就是要毫不袒露你的内心世界,把你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营造那种若有若无,若即若离的暧昧感,这样他才会为你魂不守舍,死心塌地。”欧阳墨同学我对不起你!不过为了我的创业,也只好牺牲你了。

小姑娘默默地点了点头,似乎在深入体会我话中的涵义。

“最后一个方法,也是最危险的一种方法。这个方法,等于是在刀尖上跳舞,在悬崖上行走。用得好,前两个方法甚至都可以完全置之不理。用得不好,则会兵败如山倒,满盘皆输。总之,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法子。”

她用手捂住嘴,“那……大叔……我还是不要听了,我就靠前两个方法,好好努力,也会成功的……对吧?”

我倒是很干脆:“好的,那么我就不说了。下面谈谈你的事业和家庭。”

小姑娘犹豫了半晌,伸手抓住我手腕,“要不……你还是告诉我吧?”

“真的要听?”

“真的要听!”

“那好吧。”我清了清嗓子,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挣钱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第三个方法就是——色诱。”

“啊?!”小姑娘和闺蜜异口同声地叫出声来。

我知道,无论是算命还是大数据,都已经和这方法完全靠不上边了。

看着小姑娘惊恐的眼神,我强压下对自己的厌恶,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记住,在他面前,能性感就别森女。一丝秀发,一抹酥胸,一只白生生的大腿,都有可能成为他爱上你的理由。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别别别!这句话就别记了,你领会精神就好。”我慌忙制止小姑娘,“反正你记住,这招一定一定要慎用,如果拿捏不好尺度,干脆别用。”

小姑娘捧起手机,把“拿捏不好尺度干脆别用”默念了三遍。真是个实称姑娘。她闺蜜仍然用见到了怪物史莱克的眼神看着我。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好了,感情方面我就说到这。希望你自己好好把握。最后,让我花一点时间来谈一谈你的其他困扰。”

对于小姑娘来说,这已经算得上额外收获。正餐已经用完,来些甜点想必是极好的。

“你说你想去搞金融,对吧?”

“是呀。”

“想好去哪个公司了吗?”

她摇摇头,“我哪有得挑,人家能要我就不错了。我准备多投几家试试。”

我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这样子是行不通的。用人单位最不喜欢的就是茫无目的的海投。我看,你还是应该锁定一两家公司,有针对性地进行准备。”

“那……我应该怎么选呢?”

“其实找工作呢,很多时候靠的也是缘分。比如可能面试官刚好很喜欢你,或者你有一项技能是他们特别想要的。这样吧,既然说到缘分,我索性为你占上一挂。”

小姑娘一听算卦,又来了劲:“好呀!那怎么算呢?”

“你随便跟我说一句话吧。”

小姑娘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头一歪想了想,说:“我现在大三,明年毕业找工作。那就测测‘余苗15年本科毕业’吧。”

“好的,待我细细揣摩一下。”我在App中输入了关键词“金融公司”,启动了针对用户余苗的社交网络搜索功能。四五秒后,手机上出现了我期望的结果。

我目光做空灵状,一面思索,一面说道:“嗯……不错,果然是它,这样就没错了。“我在手机上写下几个字,给她看了看。“你若是同这个公司接触接触,说不定会有所转机。”

“摩根斯坦利?”小姑娘诧异地念道,“为什么是这家公司?”。她闺蜜也凑过来看了看。

我神秘地笑了笑,“你看啊,你姓余,余字在文言文中有一个用法是作第一人称单数代词,也就是‘我’,拼音做‘wo’。你取名叫苗,‘苗’字声母是‘m’,这‘m’和‘wo’搁一起,是什么字?”

“摸……我……摩……是摩!”小姑娘冲口而出,“咦?是摩诶!”

我见她兴奋的表情,继续道:“更何况,摩字中间是个林,更寓意你这个‘苗’子即将成长为参天大树。”

她闺蜜此时忽然冷冷地来了一句:“那为什么不是研磨的磨呢?石子底那个?不也念磨吗?”

说实话,我心底第一次对她有些暗暗佩服。这姑娘不是简单人。不过,幸亏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出招时留足了后手,以应不测。

“你且数数,研磨的磨是几划?”我抄起手,问道。

“一二三四五……”闺蜜在手心划了划,“……十五十六,十六划啊,怎么了?”

“那摩根斯坦利的摩呢?”

“手是四划,石是五划,差了一划,所以应该是十五划。”

哼,这姑娘居然没有笨到从头再数一遍。好吧,算我之前小看你。我冷笑一声,使出了绝杀:“刚才余苗说她哪年毕业来着?”

“15年啊。诶等等……”她闺蜜发现自己似乎落入了某种圈套。

“有什么不对吗?”我步步紧逼,“还有,刚才余苗说她本科毕业来着,没错吧?”

“是……是啊。”闺蜜一梗脖子,睁大眼睛说道。

“‘本’字,是什么意思?”Come on,我知道你知道的。

“草木的根啊……诶?诶AAAAAAA?”她闺蜜坐不住了。

“不错,‘本’即是‘根’。因此这‘摩根’二字,本就暗含在余苗所说的那句话中,哪里有错了?”

小姑娘双眼睁得圆溜溜的,“好神奇啊大叔!”

“那斯坦利呢?斯坦利又从何而来?”闺蜜不甘承认自己的失败,不依不挠地负隅顽抗。既然你要玩,我就奉陪到底!

“你且听好。这摩根斯坦利,乃是由Henry Morgan和Harold Stanley联合创办,取了二人姓氏拼在一起作为公司名称。本来洋人名字译作汉语就没有统一标准,Monroe可作门罗,亦可作梦露。这Morgan Stanley,大家一般叫做摩根斯坦利,岂知官方译名乃是摩根士丹利。”为了迎合测字的话题,我换了个文绉绉的腔调说话。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笑而不答,“刚才‘余苗15年本科毕业’中,尚有年、科、毕、业四字未解,且逐个解来。先说这‘年’字。我们中国人,自古便重农耕,最重要的节日便是象征春天伊始、万物复苏的春节,又叫过年。你们想想,一说过年,脑子里最先出现的画面是什么?”

小姑娘歪着头,说:“不就是灯笼,鞭炮,年夜饭,春联,福字什么的嘛。”

“如果要用一种颜色去描述过年,你觉得什么颜色最合适?”

“当然是红色!”闺蜜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红色除了叫红色,还叫什么?”

闺蜜想了想,“红色……赤,丹,赭,都行吧。”

“啊,有丹字!”小姑娘恰到好处地指出。闺蜜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没完呢。“再说这‘科’、‘毕’二字。‘科’字左面是个‘禾’字,‘毕’字上比下十。这‘比’字甲骨文本是两个女人,今天却变成了二匕……呃这不是骂人,”我怕她们误会赶紧解释了一下,“匕就是匕首的匕,也就是小刀,禾刀放在一起,不是‘利’字是什么?”在她们震精的表情中,我悠悠说道:“至于‘士’嘛,你可以从它本身理解为十一,象征着2011年你进入大学,开始攻读学士学位,也可以根据科字,理解为开科取士。这样看来,‘余苗15年本科毕业’可是完完全全指向摩根斯坦利公司哦。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吗?”我十指交叉,面上一副TVB里律师成功辩护的笑容。

面前的两人表情实乃天壤之别。小姑娘欣喜若狂,溢于言表;闺蜜一败涂地,面若死灰。我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心里想还好我扯淡的功夫是天下独步。之所以是摩根斯坦利而不是花旗、不是高盛、不是华夏工商建设银行,是因为我刚才把余苗的LinkedIn档案翻了个底朝天,从中发现了摩根斯坦利的一名现任主管——她妈的大学同学的小姨子。

根据小世界现象,世界上任何两人之间,最多只需通过五个人就能认识。考虑到仅有中国人的情况下,这个数字恐怕还要更小。余苗的父母看样子都受过高等教育,一个在金融行业的联系人都找不到,那才是怪事。

明白这一点,要替她指一条明路便不是什么难事。我刚才只是用App对她的社交网络做了个广度优先搜索,同时在联系人档案里搜索“金融”关键字,问题便引刃而解了。

至于刚才那一大段话,什么本即是根,什么开科取士,全部都是贾雨村言——胡诌。

“那……我该具体怎么做呢?”小姑娘睁着大眼睛问。

“缘分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可遇而不可求。”我摇头晃脑道,“不过,我模模糊糊感受到一些方向,你不妨参考一下。”她闺蜜这时候彻底不做声了,静静地看着我们对话。

“所谓缘分,说白了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因缘际会。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我知道这话听起来有点膈应,不过话糙理不糙,道理你明白就好。我看你现在的气场有些僵化陈腐,是时候打破你的格局,去寻找一些外部的东西了。例如,你可以去寻找那些在你生活中不太经常出现,但却能在关键时刻推你一把的人。例如,有没有毕业的学长学姐最近去了那里工作?或者有没有什么父母的朋友在你希望去的企业任职?缘分也是一种资源……“

“大叔你慢点说,我打字慢!”小姑娘两个拇指在手机上狂摁。

“……需要你时刻经营。我讲完了。”

“哦。”小姑娘坐起身来,长长出了口气,甩了甩手腕。

“至于健康嘛,早睡早起,睡前别吃东西,注意营养搭配就好。最后,向往自由的你,近期应该非常渴望去一个遥远的地方。”

“是的!”小姑娘笑了笑,一副已经很习惯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我看,你最适合去大洋的彼岸,一个温润潮湿的所在,一座翡翠之城。” 余苗在过去的六十天里搜索频率最高的词汇是“机票”,67次;“美国签证”,35次;“西雅图”,29次;“旧金山”,23次,“星巴克总部”,19次;“太空针塔”,17次;“金门大桥”,13次。

“对,我正计划去西雅图。我最想去星巴克的总部看看!”

“航空博物馆也不错,正好可以补充些理工科知识。”我和她相视一笑。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时候也不早了,抱歉耽误了你一个小时,希望我说的对你有所助益。”我站起身来,礼貌地伸出一只手。

小姑娘也站起来,跟我握了握手,“哪里,今天真的非常感谢大叔!你的话让我又充满了斗志活力!”她闺蜜也起身站在一旁。

“不客气,这是我作为一名科学命理咨询师应该做的。”我两手相握放在身前,冲她微笑了一下。

小姑娘捋了捋头发,也冲我微笑了一下。

我和她就这样笑了五秒钟,谁也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间稍微有些尴尬。

她闺蜜忽然明白过味儿来,伸手捅了她一下。

“什么?啊?哦!”小姑娘看到闺蜜手里的钱包,终于恍然大悟。

好险!我差一点就要腆着老脸去要了!总算没有破坏我人生导师的光辉形象。出于礼貌,我冲她闺蜜笑了笑,有点惊讶自己居然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激。她挤出个勉强可以称之为笑容的表情。

我忽然发觉许佳怡笑起来比板着脸的时候还要美。

小姑娘把钱包还给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一沓递给我:“大叔,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这些钱你手下,就算做是收我的咨询费吧!”

我假意推辞:“嗨,哪能呢!你还是学生,还是自己留着花吧。”

“不行,”小姑娘的表情特别坚决,“你教了我那么多人生道理,我一辈子都能受用,这些钱不算啥。再说,你跟我聊了这么久,这些是你应得的报酬。”

“好吧,真是拗不过你。”我一面说着一面熟练地接过了钱。

可钱一到手里,我觉得有些不对。

居然有一千块!!!

我心头本能地一阵窃喜,这姑娘真是人傻钱多。我看着她清澈的大眼,不知怎地,一丝愧疚感忽然袭来,笑容也僵住了。

难道我如此下作,需要靠欺骗纯情少女来度日吗?

不不,这是我劳动所应得的,我又没说谎话,不算骗她。

这是在滥用别人的信赖。

她家这么有钱,人家根本不在乎。

小人行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大叔,哪里不对吗?是不是有假钱?我这还有,要不我给你换几张。对不起,真是抱歉。”

我看着她一脸歉意,终于下了决心。

把钱都揣了起来。

“没事,我就是想说,别老跟你爸爸妈妈吵架。爸妈养育你不容易,再怎么都是为了你好,有时候两代人之间有代沟,做子女的要耐心一些。你想,你小时候一晚上闹好几次,你爸妈可不都是起来安慰你,也没嫌你吵闹。天底下最爱你的人,还是你父母。晚上看完电影,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

好了,这下我心安理得了。

小姑娘一愣,脸红地点点头。“那……那我们走了。”

“就此别过。”我一挥手。祝你早日搞定欧阳墨,我在心里为她加油。

余苗冲我笑了笑,从地上捡起打翻的咖啡杯,挽上她闺蜜的胳膊,有些恋恋不舍地迈出步子。我目送她们离开。许佳怡冲我点点头,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的目光停留得稍微久了一些。

我跟许佳怡说 “再见”,然后深吸了一口傍晚微凉的空气,望向天边那一抹红得似火的晚霞。

我知道,我跟她一定还会再见面。

我叫陈艾丰,今年二十四岁,职业是数据命理咨询师。

(第一章完,敬请期待后续章节)

作者:曾笑寒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转载自简书!由作者授权数据分析网发布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c7455ee861bc

本文采用「CC BY-SA 4.0 CN」协议转载自互联网、仅供学习交流,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作品、版权和其他问题请给「我们」留言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有建议:>>给我留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