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据分析网首页
  2. 人物观点

比邻弘科联合创始人COO史建刚:首席数据官CDO,你这颗时代焦虑下的蛋

眼巴巴的看着当下驻扎的工业文明就要沦陷,而老板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拆迁办主任,能不着急吗?所以,CDO是这个时代焦虑下的蛋!

比邻弘科联合创始人COO史建刚:首席数据官CDO,你这颗时代焦虑下的蛋

(文 /史建刚)未来,数据就像电力网络(Power Grid)一样,将构成信息文明时代的运作框架、基础设施,所有的企业都将迁移到另外一片由数据构建的新文明大陆上去,而CDO就是这次拆迁工程的总参谋长。

眼巴巴的看着当下驻扎的工业文明就要沦陷,而老板们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拆迁办主任,能不着急吗?!所以,CDO是这个时代焦虑下的蛋!

一、焦虑

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是CDO,就是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给我们制造很多新的概念,让我们活的越来越迷茫,越来越不知所措。什么CEO、COO、CFO、CTO、CMO、CIO已经够乱的了,现在又蹦出一个CDO!

为什么会有人制造出这么一个新的名称,新的概念,为什么会有CDO这个新岗位的出现?我遵循在知乎上答题的习惯,不绕弯子,先给结论,是因为焦虑!是这个时代,焦虑下的蛋。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焦虑呢?

焦虑,本来是我们人类进化而来的最优秀的本能之一(按照进化论的说法,我们人类之所以能够在动物中脱颖而出,是有很多的机缘巧合的,会使用火算一个,能吹牛逼编故事算一个,焦虑也算一个,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暂且不表),只不过在现有的技术、市场、社会环境下把它放大了,放大到这种力量我们已经无法很好的控制和驾驭,而反过来被焦虑所驾驭。

事实上,我们确实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一个关于信息的结构性矛盾,那就是:个体掌控信息的速度与环境变化所引发的信息增长的速度,二者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逆转,后者的速度远超前者的速度。就是我们每个个体对信息的掌控速度,被环境信息的增长速度永远的打败了。

二者的逆转,造就了我们在信息洪流面前无可救药的焦虑!

二、逆转

为什么说逆转吗?难道以前不是这样的吗?

是的,您说对了。无论是工业文明时代,还是农耕文明时代,在这两个相对比较静态的文明形态中,我们个体对信息的掌握从来都没有现在这么渺小过,那么过去怎样,现在又是怎样呢?

在过去的那个工业时代,构成人类文明的四大支柱理论是:决定论、因果论、机械论、还原论:

  • 决定论。就像我们学过的物理一样,只要给一个初始条件,加上牛顿的定律,一定可以推导出未来的状态。
  • 因果论。一切都是由人类当前能理解能论证的因果关系联系起来的,知道了原因以后就一定知道结果,有这个因,就有这个果,有这个果也必有这个因,非常线性的世界观。
  • 机械论。世界像钟表一样精确的走动,人们可以预知未来的一切。
  • 还原论。世界整体是由部分存在的,整体等于部分之和。

总之,工业文明时代的世界观是线性的、静态的、清晰的、稳定的,我们人类对信息、对数据是非常自信的,我们自信能对未来进行准确的预测与分析。反观现在呢,市场变化速度超过企业的变化速度,专家的预测全部是错的,商业计划书通常也是错的,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我们现在进入的这个时代叫做信息时代,也有人愿意称之为互联网时代。信息文明时代也有四大理论支柱:概率论、不可知论、整体论、自组织。

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从决定论到了概率论。不能预言每次结果,只能计算不同结果出现的概率。

不可知论。信息文明时代不可知才是常态,确定的结论恰恰是不靠谱的。原来最重要的假设是,我知道用户的问题是什么,我知道解决方案和产品是什么,去解决之前认定的需求。恰恰这里非常危险,原来我们以为两者都知道,但大部分情况我们只是自以为知道,对用户和市场的了解很可能得是错的。

第三个支柱是整体论。之前的还原论认为,整体等于部分之和。整体论认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多出来的部分是连接。比如,我们中国大陆有13亿的人口,这13亿位单个的人的简单相加,和13亿人构成的经济体,能一样吗?这个经济体已经涌现出自己的意志,这个不为任何一个个体所左右!她有自己的逻辑,自己的演化路线,是一个新的物种,不断的涌现出新的组织、新的模式、新的内容!这个整体的经济体,已经远大于个体之和!

第四根支柱是自组织。比如说微信群,就是一种自组织。没人规定这个群必须怎么样产生、怎么运转,是一个自组织的状态。规则也非常简单,微信群的规则是所有社区里最简单的规则,一秒钟里拉两个人就成了一个群。但微信群实际上也是所有社区里最复杂的一个。第一是最大的,第二内容产生是最丰富的,参与者是最广泛的。只有在简单规则下才能涌现出巨大的复杂性。

对于中国人来说,从工业时代切换到互联网时代,这个切换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我们身子被动进入到这个时代,但脑子还客观的停留在上个时代。

过去讲: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是空间上的割裂,现在是身在信息时代,脑子却还停留在工业甚至农业文明时代,这是时间上的割裂,显然后者的痛苦远非前者所能比。“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前者空间上割裂感受到的是痛苦,而后者,遗老遗少感受到的是绝望!”

这种身首异处的时代割裂,造成了我们无可排解的焦虑,不光咱们信息口的人焦虑,老板也焦虑,董事长、CEO、总裁、总经理也都焦虑,在传统模型下职位越高越焦虑。不光国企焦虑,民企、合资企业也焦虑。

三、解决方案

那怎么办?当我们绝望的时候,我们应该回望历史,看看那些比我们更惨的人,焦虑会减轻一些。

历史上,所有人的焦虑都与阶层有关,甚至就是因为阶层而来的,不同阶层焦虑的东西也不一样。解决当下阶层的焦虑的办法之一,就是攀爬到另外一个阶层去。过去的,参加科举中进士龙门;现在的,嫁入豪门、互联网创业,说到底,不就是想想改变一下自己的阶层吗!人是如此,企业亦是如此。

在农耕文明的时代,拥有土地的多少决定了你的阶层,皇室宗亲富有四海,那是一等一的地位,金字塔的顶端;将相王侯沃野千里,紧随其后;大地主阶层则是良田千倾,然后就是小民百姓、佃户与自耕农,最后就是失地盲流。

而即将过去的工业时代,是通过在城市中的房产划分了人与人之间的阶层,人和人的不平等体现在:你是有几百套房子,还是几十套,还是几套房子,还是扛着三座大山的房奴,还是努力的想成为房奴。

而在信息时代,你的信息格局和信息位置决定了你的阶层,展开了说就是:你是处于信息的源头,还是处于信息发酵的中段,还是处于信息洪流的末端,还是处于信息的孤岛。

如果说,我们处在信息的孤岛,那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就如同这个时代身处偏远农村的、不会使用手机的、年事已高的务农者,他们每天处于信息的孤岛,没有信息,就没有烦恼,挺好。

如果处于信息洪流的末端,每天躺在朋友圈里,偷吃各种信息零食和杂嘴,不是“养生方子”,就是“不转不是中国人”,其实也挺好,他们几乎没有能力攀爬到信息发酵的中段,也没有信息泛滥的痛苦,没有分辨,就没有烦恼,挺好。

如果身处信息发酵的中段,这几乎是活的最为焦虑、最为痛苦的一帮人,他们有一定的信息检索能力,有不同路的信息源,有一定的信息加工能力,甚至还有一定的信息输出能力,但正是他们所处的二手信息的位置,反而是加剧他们的这种痛苦。因为这些自行矛盾、不求甚解的信息酿造出更多的不确定性,更多的底层价值观上不一致性,而这种信息的不确定性和价值观不一致性就是产生焦虑和恐惧的土壤。

如果站到了信息的源头,就是站到了时间的源头。那么您就可以俯视一切,看着信息是如何从涓涓细流,变成滔滔江河,最后回归平静的大海。

大数据就是我们攀爬信息社会金字塔的进阶之道,大数据讲究的就是:

1)全部、全量的数据,全局的信息;

2)概率,一切皆有可能,只是概率不同,一切都是概率;

3)相关性,探究事物之间的相关性,而不是因果关系。

大数据及其相关技术是拥有了信息文明时代生存所需要的所有基因:全局性、整体性、不确定性及概率、相关性;大数据,就是我们攀爬到信息金字塔尖的一条正途通路,是改变企业信息格局的通天直梯,是实现企业不断自我进化、自我适应的肥田沃土。

四、CDO,这颗焦虑下的蛋

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回顾一下很多公司已经有了CIO为什么蹦出CDO这个岗位,在公司管理层中增加这么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

窃以为:CIO和CDO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他跟数据的关系。

回到花钱的问题上:CIO只会在硬件上和软件上花钱;而CDO,除此之外,还会在数据上花钱,会玩大数据。怎么叫会花数据钱,会玩大数据呢?那就是看:

1、 数据,在你手里是成本,还是资产

是资产的,就是CDO;是成本的,就是CIO。

是资产,就意味着,这数据能流通、能变现,能挣钱,这叫创造睡后收入,而不是躺在服务器里,费电!

是成本,很好理解,花钱建系统,买数据库,招工程师,伺候着数据!

2、数据,在你手里是土壤,还是混凝土

是土壤,你点下一颗种子,那就能生根发芽,能为公司孕育新产品,孕育新物种。是混凝土,就是隔绝,就是硬邦邦,就是不会变。

CDO,这个角色是一把利器,是企业转型的杠杆支点,是实现企业战略转型、适应外部新常态的杠杆支点。

通过这个支点,企业领导人要撬动这个企业这头庞然大物,这台巨大的企业机器,完成内部活力的释放、完成对消费升级的适应,企业的战略转型、完成企业攀爬到信息的源头,攀爬到信息金字塔的顶部。

对于个人而言,这个人是来是用来解决董事长、总裁、CEO等企业领导人的的焦虑,帮助他们站到信息的源头,俯瞰一切滔滔万象,笑看市场无常,而吾自羽扇纶巾,决胜千里之外。说形象点,就是你得给董事长搬一把很高很高的梯子,还得给董事长配两个镜头,一个是广角鱼眼镜头,尽收眼底,另外一个是高倍望远镜,随时临幸细节。

所以,CDO,是焦虑下的蛋!

五、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分布不均

那么到底怎么干呢?CDO要干的事情,已有公司干了,事关隐私,请允许我们隐去客户的品牌,目前能告诉大家的是,一个车企。

其实我们与客户干了两件事:一件小事,一件大事。

一件小事,事关成本,大幅度的、血淋淋的降低成本;一件大事,事关模式,整个商业模式的改变,我们有理由睁大眼睛,静观其变。

第一件小事,事关成本,我们是如何帮助客户通过大数据,活生生的、血淋淋的把钱省出来。简单交代一下背景:

车厂有一个叫做冷线索的数据,冷线索的主要来源是车企通过线上线下的推广活动、试驾活动、赞助高收视率节目等市场活动获取到客户留资,垂直网站广告点击留资,参加车展时获得的客户留资等。

经过层层的营销转化之后,这些来自于各种渠道的潜在客户,只有少数客户被转化,大概是0.5-1.5%。例如以该客户为例,车企通过高昂的广告推广费用获得了用户信息约44.5万,最终只有4000购买用户,产生了44万多的冷线索数据。

过去,这些数据都是尴尬:

1)要是使用这些数据吧,成本太高;44万如果全部拨打一遍,直接成本(不含管理成本)是1100万左右,而转化的用户,实现的销售额,以及销售额所蕴含的利润大概在1000万左右,基本上是个亏本的买卖;

2)要是不使用把,这些数据就躺在服务器上费电!

通过大数据,我们对这44万用户进行数据分析和兴趣跟踪,发现:还在持续有购车意愿的大概有4万左右,这一下子就把成本降低了一个数据量级,成本大概到100万左右;关键是转化的用户数是差不多,大概是原有的80%,也就是800万的利润;一下子把尴尬变成了利润,变成了惊喜!对于一个成本中心,省出来的就是净利润!

没错,数据改变了企业的成本结构!

其次:我们还能够持续发现更多关于购车意愿的细节:发现这些用户没有购车是因为:

1)还在观望比较阶段,还没有进入到下手的阶段;

2)预算有问题,可能需要汽车金融服务的帮助;

3)在几款车型之间犹豫。

一件大事,事关模式。

数据的价值,在前两个案例,都是直观的,一望而知。而在事关模式的这个案例中,可就没有那么直观易懂了。因为二者的关系不是线性的。

具体内容不在这里透露,但其意义,确实非凡:因为这是车厂在商业模式上改革的一次伟大尝试。从消费者模式进化到用户模式的一次尝试。那么消费者和用户代表的商业模式上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用四个关键词来描述他们的不同:

第一个关键词叫“运营”

消费者与用户的区别是:是否可以运营:用户,可运营,而消费者不可运营;这二者区别,可以说是天壤之别,有点部落文明和农耕文明之间的区别:这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类发展阶段。

以马云的淘宝为例,一旦我们搜过什么商品,相关商品就推荐给我们,一旦我们买了奶粉,纸尿裤的广告就一直跟过来了,你看一个商品,就有一个关联产品在诱惑这我们,这都是运营,用户就是这样不知疲倦的在其中浏览、比较、盘算、下单,还不自知。

第二个关键词叫“信用”

1)消费者模式就是一锤子买卖,有了这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

2)用户模式下卖的其实不是具体的商品,而是信用;

继续以马云的淘宝为例,淘宝卖的其实不是具体的商品,而是信用,是让我们相信他所构建的评价体系、相信他的惩罚机制、相信他所提供信息的公正,这种用户的信任,才是淘宝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丧失了信用整个淘宝生态就会崩溃!

第三个关键词叫“连接”

1)用户,产品与用户之间有连接,可以进行有效的联系与沟通;

2)而消费者不可以,企业必须通过第三方渠道或者第三方媒体与之进行间接的连接。

第四个关键词叫“模式”

汽车销售,过去就是一锤子买卖。而改为用户模式,会怎么样呢:

车,可能不挣钱;那么在哪里挣钱呢?

1)汽车金融,这个已经实现了;

2)可能是通过车载电子装备和应用软件:影响你在什么位置、哪家加油站加油;到什么地方旅游,浏览哪家景点,住宿哪家宾馆;到谁家吃饭;甚至是娶一个什么样的太太(丈夫);

3)也就是说,好的产品模式,用户模式是长时间的,影响着用户的决策、用户的心智,用户的消费,成为用户的信任代理。

4)如果车厂变成Uber模式呢,那就更可怕了,其实这正是Uber、特斯拉正在谋划的事情。

这才是一个更为先进的模式,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信息补齐,而是一次商业模式的升级和进化,从一个低维的生态模式,进化成为一个高维的模式。就像淘宝阿里一样爬到整个零售业和金融业的塔尖。这是一件伟大的商业模式创新。

结束语

我们现在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了电,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整个人类社会的协作系统都会崩溃,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以电能为基础的文明架构上。

在工业革命之前,我们是靠生物能源来运作社会的:肩扛、手推、牛拉、马拽,然后这些都消失了,我们整个文明都切换到电能为基础的新陆地上了。

同样,数据就想电能一样,将构成信息文明时代的运作框架、基础设施。未来,所有的产业、企业都将迁移到另外一片由数据构建起的新文明大陆上去,而CDO就是这次拆迁工程的总参谋长。

眼巴巴的看着当下驻扎的工业文明就要沦陷,而老板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拆迁办主任,能不着急吗?所以,CDO是这个时代焦虑下的蛋!

作者是北京比邻弘科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OO 史建刚,本文是作者2016年7月28日在《第六届大数据世界论坛》的演讲内容,有删减。

本文为专栏文章,来自:溪姐,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专栏作者,本文链接:https://www.afenxi.com/24239.html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有建议:>>给我留言

QR code